详情内容

顶梁柱赵王保

 二维码 124
发表时间:2019-03-28 16:43作者:薛斌来源:郴州日报

赵王保,瑶族,中共党员,莽山西岭村跳石子合作社董事长,村民组长。今年46岁的他,黑黑瘦瘦,短小身材,做起事来,一天到晚不知累,又肯动脑筋,他自己评价自己:“就是没读到书,要是有文化,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家里穷得常常没饭吃,几个红薯就是一天。读书要到20多里外的山下去,总怕人欺负,饿得发慌时,同班同学刘辉带他到家里去吃红薯,总要选几几个大的红薯塞到王保怀里。直到今天,赵王保一说起当年在山下读书时刘辉对他的情义,眼里就闪起泪光。现任西岭村党支部书记刘辉则这样说:“王保是在苦水里泡大的,所以他特别能吃苦,也特别能吃亏!”

res01_attpic_brief.jpg

编者按:宜章莽山西岭村跳石子瑶寨,近年闻名遐迩,它创造的脱贫和振兴经验受到国家相关部门和媒体的关注。2018年7月,在贵阳举办的国际生态文明和反贫困高峰论坛年会上,郴州市好人协会副会长、郴州市土里巴吉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何勇和湘南学院法学院院长周桂英教授等人介绍的“跳石子模式”,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2019年1月8日,湖南省委改革办秘书处副处长史海威博士与贵州工学院刘显利博士撰写的《乡村振兴的有益探索》在中国改革网刊发,在广东省电视台国际频道和英国多家电视广播台播出。跳石子,这个原来藏在莽山西岭深处的小小瑶寨,知名度一下子高涨起来。生产力落后的山区如何脱贫、致富、走向振兴?跳石子的经验中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合作”,一个是“好人”。只有互助合作,抱团取暖,才能实现乡村可持续的自我积累和自我发展;只有充分发挥乡村好人的骨干和中坚作用,才能使新时代乡村农民合作社走上健康发展轨道,取得预期效果,推动乡村的全面振兴和全面发展。跳石子经验的主要探索者何勇用一句话概括这个经验的主要特点:“乡村好人建设好人乡村”。他认为,乡村振兴决不能忽视了人,在几千年人本文化传统的中国乡村土地上,人始终是振兴发展的主体,好人是乡村振兴的脊梁和魂魄。今日起,本报推出“宜章跳子石瑶寨好人谱”,陆续刊发跳石子瑶寨几位乡村好人的事迹,从他们的故事里,寻找脱贫路径和乡村振兴的经验。

res04_attpic_brief.jpg

何勇与村民合影

跳石子自然村在西岭一个陡峭的山坳上,长期来只有一条盘盘曲曲的山道通到村里,山上竹子多,可是背不出去,地势高,野兽多,一个典型的高寒苦穷地方。有一段顺口溜诉说当地苦况:“跳石子人真可怜,一年到头不得闲,自从种子进了土,野猪山鸡就捣乱,天天守,夜夜看,眼熬红,嘴喊烂,到头还是饥荒年……”十几岁赵王保就到山外好多地方打过工。跑的地方多了,眼界开阔了,他便觉得跳石子那么好的山山水水闲在那里真可惜了,也可以发展变化。有人建议他搞高山养殖,邻村有人捉到几只小野猪,他联合了另两家凑钱买了回来驯养,谁知养了三年没有生仔。朋友介绍他到钓鱼坑那边认识了养黑豚的何勇,何老师说:“你那几只野猪是一窝的,近亲不会繁殖,赶快处理掉。”赵王保与村民合计,拜何勇为师,请他到跳石子来养黑豚,带领瑶寨村民致富,何勇却要求他们先成立合作社,让跳石子以合作社的形式与他的土里巴吉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合作发展黑豚养殖产业。赵王保与当时的村民组长商量,但组长在外打工,对这个事不热心。赵王保自己牵头,一户一户劝说,把当时愿意入社的19户人家带到一百四十公里外的县城去申请办理养殖专业合作社,谁知一到那里,才发现不是没有带户口簿,就是没有带身份证,只得返回跳石子,第二天又到县城去。来回折腾,有的村民不想去了,赵王保只得耐心地一户一户上门做工作。合作社与土里巴吉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合作组成了土里巴吉跳石子有限公司,赵王保被推选为董事长。被人们信任和看重,赵王保没日没夜地带领社员们大干苦干起来,修进山公路,建猪棚,盖饲料发酵室,把篱笆圈放牧地,扯旗放炮,一股子上天入地的劲头。开工走在前面,收工走在后面,人到家了,他还在山上收拾工具,整理场地,码好盖好材料,大家说:“这个当家人选对了!”但组长不高兴,他觉得自己被冷落了。组长是赵王保的亲哥,觉得权威受到挑战,不能忍受。一天,好多到山上来的客人在赵王保家喝酒吃饭,大哥一脚踏进来就指着赵王保训斥,说王保不该借摩托车给他的儿子骑到莽山圩场上去,结果闯了大祸。说着说着,一巴掌甩过来,赵王保躲闪不及,一边脸立刻红肿起来,却不还嘴、不还手。大哥索性将一桌子酒菜掀翻在地,好多人上去劝阻,赵王保仍站在一边任由大哥骂……“大哥有气,让他出吧!他气平了,事情就过去了。为了合作社的发展,我什么气也受得了!”事后,赵王保这样说。为了发动大哥入社,他一次次到大哥家去做工作。大哥手里没有钱,赵王保就说先帮着垫付。大哥终于高高兴兴入社。赵王保还为另外三户村民垫付了股金。第一批黑豚幼猪拉到跳石子山上,才卸下车来,猪仔们就一阵风似地钻到无边无际的竹林和树林中去了,何老师说,不用担心,过些时间,它们就会自己回来的。赵王保却不放心,他带领几名社员翻山越岭去找,追踪着,叫喊着,跑了两三天,衣裤被树枝划拉得破破烂烂,终于把黑豚猪苗一头不少地归拢来了。

res07_attpic_brief.jpg

鸟瞰跳石子瑶寨

跳石子是扶贫对象村,有十几户人家可以申请到扶贫专项贷款,每户5万元。赵王保到乡政府跑了几趟,最后只用了5个户头的指标,共贷了20万元,“为什么不全部贷起?”赵王保说:“我们尽可能自己解决资金问题,减少政府的负担。”他跟全体社员达成共识,主要依靠社员相互合作的力量,实现自我积累、自我发展。当年他们就收回了投资成本,并留足了第二年扩大生产的资金。跳石子合作社与土里巴吉生态农庄有限公司要合建黑豚品鉴酒店,何勇带领部分社员到广东几个地方考察农家乐酒店的建筑风格样式,大家一致决定建瑶族风情味的竹楼。谁来建?赵王保说:“我们自己建。”他和几个社员仔细琢磨了几天,砍竹子盖酒楼,而且还盖得像模像样,独具民族特色,造价之低令人不敢相信——每栋竟没有超过5万元!赵王保说:“自己的事业自己操持,人人都是股东,个个都是主人,要处处精打细算。”竹楼酒店盖好了,红灯笼挂起来了,却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当店长和厨师。赵王保给在无锡打工的儿子赵军打电话,让他回来主持黑豚品鉴酒店的业务。这时,赵军在无锡一家厂子做到了工长,月薪7000元,还在厂子里找到了女朋友。儿子带着女朋友一起回家考察,看到一切还刚刚开始,前景如何,难以预料,但看到父亲信心满满的样子,看到父亲过度操劳的黑瘦疲劳状态,还是心动了。赵王保说:“跳石子一定有希望,酒店的经营一定会好,你们年轻人在自己家乡的土地上,照样有大显身手的发展天地。现在,跳石子需要你回来,你不能犹豫啊!”但赵军的女友却不愿到瑶寨来,赵王保亲自做工作:“你真要认真想想,如果实在不能适应我们瑶家的创业辛苦日子,就理性地处理与赵军的关系。”赵军回来了,女友流泪分手了。赵王保还把小儿子赵辉也叫了回来,让两兄弟一起打理酒店业务。三年来,跳石子黑豚品鉴酒店营业额都超过百万,还到长沙、广州办起了分店,生意十分红火。在当地,赵军又找到志同道合的女友,并结婚生子。

从长期的分散的个体劳动,到集体创业,构建起乡村新的利益共同体,要经历一个艰难的充满矛盾的磨合期。跳石子黑豚品鉴酒店刚起步,有村民也办酒店,合作社的社员们有意见,个体酒店开业那天,没有一个社员赴宴捧场,但赵王保等几个负责人去了。个体酒店因为门庭冷落办不下去,黑豚品鉴酒店却常常爆满,半年时间又增加6张席面。入伙个体酒店的某村民气不忿,在一个黑夜砍断了黑豚品鉴馆的引水管,自己不慎摔伤。赵王保听从何勇的意见,立刻将受伤村民送往医院治疗。这个村民大受感动,从此与大家一起倾情倾力投入合作社的生产经营活动,成为积极肯干的好社员。合作社分红了,当初不愿入社的6户村民要求入社,已入社的村民不同意,赵王保召开董事会,他主张欢迎所有愿意入社的村民入社,“革命不分先后,合作社要不断发展壮大。”但有人提出:“可以入社,但门槛不一样,要多交股金!”交多少呢?双方争执不下。赵王保找村里德高望重的舅公邓龙桂商量,又向村党支部书记刘辉汇报,经过几轮磋商,终于确定了双方都能接受的入股金额,实现了全员入社,皆大欢喜。该村在美国打工的一位村民也要求入社,他说,没有想到跳石子能有今天的变化,时不时打电话给赵王保,为合作社呐喊鼓劲。

res10_attpic_brief.jpg

赵王堡把黑豚一头不少地归拢

媒体开始报道跳石子合作社的事迹,连外国记者也到跳石子瑶寨扎根采访,他们为这里村民的合作精神和大批像赵王保这样勇于任事、不怕吃亏的好村民所感动,感慨地说:“西方人的那种优越感和自大感应当放下了,你们了解像赵王保这样的中国农民吗?你们了解像何勇这样的中国知识分子吗?你们真正懂得中国几千年乡村文化的精神吗?”有一位叫黄菲的英国路透社记者,常在赵王保家里出入,她问赵王保:“你为什么干得那么起劲?好多事情做了,又没有报酬,你不觉得吃亏吗?”赵王保告诉她:“我们瑶家世世代代都是靠互相帮助、互相关爱走过来的,人帮人是我们祖祖辈辈的传统。我为大家,大家为我,一个村的人扭成一股绳,还有什么办不好的事呢?”这位记者在她的纪录片里这样说:有些人只注意到中国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却无法回答为什么。而她在莽山跳石子这个瑶家山寨,在与赵王保一家的接触中,找到了答案……乡里来人要求跳石子将还未脱贫的人数统计上去,有人建议适当把这个数字报大一些,新当选的村民组长赵王保不同意。结果吵起来,赵王保给远在广州的何勇打电话:“请你一定尽快赶回来,村里吵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听完双方的叙述,何勇却笑得半天合不拢嘴,一把大胡子抖动得厉害。“这就是赵王保,这就是跳石子合作社的精神!”可是,不久,有件事又把赵王保难倒了。村里长期来没有茶叶炒房,村民摘了茶叶要到山下村子去加工,太不方便。赵王保牵头在跳石子建炒房,他在村子前面找了一块较宽敞的地基,很快就动工了,几天时间就建到了二楼。可是董事会和村委会都认为这个地方作跳石子合作社的停车场最合适,茶叶炒房应该往另一边靠,这对跳石子合作社的发展至关重要。现在,那么多目光盯在赵王保作难的脸上,赵王保搔着已经稀疏的短发,好久没有作声。“你们为什么早不说呢?我投进去好几万块钱,建到二层楼了,才说要不得,要不得,这可怎么搞呢?”但只迟疑了一会儿,不到一支烟的工夫,赵王保猛地站起来,把手一挥说:“罢了,罢了!我听大家的,这栋炒房不建在这里了,我马上拆下来,不要村里合作社补偿一分钱!”有人还是担心,悄声说:“王保,你这个人没得说的,可是,你屋里的人……”赵王保说:“你们放一百个心,我老娘、我老婆都是没得说的,她们看到跳石子能有今天的兴旺景象,早喜欢饱了!”最近,村里的广场与赵王保新选址的茶叶炒房几乎同时落成。他做“喜水酒”那天,好多人前去祝贺。赵王保的瑶歌唱得深情动人,他边舞边唱,端起酒碗,敬遍了所有客人,歌词随唱随编,喝了多久,他唱了多久。跳石子合作分红,连续三年差不多,有人问:“为什么不多分点?”赵王保和董事会的董事们说跳石子要发展,必须有积累。据了解,目前合作社固定资产已超过400万元。有记者问赵王保:“这个瑶家山村为什么叫跳石子?”“我们这里的人都喜欢唱歌跳舞,过年过节一个村的人都跳起来,唱起来,有人说连石头都会跳舞,所以叫跳石子。以前地方穷,那是穷快乐,今天日子好过了,我们从心里高兴,出门就想跳,就想唱……”